金山办公IPO疑云:财务“猫腻 ”、侵权诉讼缠身

未知 2019-10-03 21:05

金山办公IPO疑云:财务“猫腻 ”、侵权诉讼缠身 雷军11亿野心昭然

  近日,上交所披露了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27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科创板上市委同意北京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山办公”)首发上市。金山办公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拟融资金额20.5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金山办公主要从事WPS Office办公软件产品及服务的设计研发及销售推广,已有30余年研发经验及技术积累,其主要产品包括WPS Office办公软件http://kshaisheng.com金山词霸等。

  资料显示,雷军间接持有金山办公11.99%的股权,为金山办公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如果金山办公成功上市,它就将继小米港股上市之后,成为雷军的第三个上市公司。

  不过,金山办公最终能否成功上市还尚不明确,褪下招股书光鲜亮丽的外衣,其净利润同比下滑研发投入存不确定性、产品单一、诉讼不断、招股书数据存猫腻四大风险也逐渐凸显。

  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 研发投入存不确定性

金山办公IPO疑云:财务“猫腻 ”、侵权诉讼缠身 雷军11亿野心昭然

  招股书披露, 截止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3个月,金山办公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43亿元、7.53亿元、11.3亿元、2.8亿元。同期,金山办公的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2.14亿元、3.11亿元、0.48亿元。

  由此可见,金山办公的营收虽呈现上涨趋势,但今年上半年增速明显放缓,同时净利润呈现下滑趋势。截止到2019年1-3月,净利润较2018年同期下降了2.6亿元。

  对于净利润同比下滑,金山办公在招股书中作出的解释是,主要是因为公司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较2018年同期增加1.16亿元。研发费用增长主要因公司1-6月研发人员薪酬较去年同期增加9686.23万元所致。公司研发人员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48.24%,主要原因是为未来业务发展与募投项目的开展储备人才。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上述导致发行人业绩下滑的因素仍然存在。

  产品结构单一 此前曾多次陷入安全“漏洞”

  金山办公招股书风险提示显示,其面临着产品单一及技术升级的风险,一旦出现革新性技术导致行业格局发生巨大变动或有新的替代产品出现,或研发失败、速度跟不上,不能将自身研发能力马上变现等情况,将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在产品单一的前提下,金山办公的广告收入正在逐年下滑,招股书披露,2016年- 2018年及2019年前3月,广告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1.1亿元、1.2亿元、1.8亿元及0.4亿元,分别占主营收入的20.32%、16.24%、16.64%及12.66%。

  另外,招股书中还提到,我国用户对于付费模式普遍接受度不高,互联网广告推广盈利模式或存风险。广告量投放过多,可能会降低用户体验从而导致用户流失;且如果其产品不能满足客户的最新需求,则可能导致免费用户群体数量的下降,互联网广告推广服务的收入会随之降低,也将影响未来的盈利能力。

  据悉,WPS Office 系列产品及服务主要是WPS与金山毒霸两款核心产品。WPS主要给用户提供便捷的办公支持,包括WPS桌面版及WPS移动版,由WPS文字、WPS表格、WPS演示、PDF阅读组成。而金山毒霸是中国的反病毒软件,为个人用户http://kshaisheng.com企事业单位提供完善的反病毒解决方案。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尽管WPS Office被金山办公视若深耕30年的核心产品,但仍然因产品缺陷及广告打扰用户体验被屡屡诟病。

  据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库及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2016-2018年,金山办公的WPS Office曾多次被公布存在安全漏洞。2018年11月1日,金山办公WPS Office被公布存在“金山WPS Office EQNEDIT.EXE缓冲区错误漏洞”,CNNVD编号CNNVD-201804-1517,危害等级为“高危”。而其他被公布的安全漏洞,类型包括了“缓冲区溢出”、“通用型漏洞”、“权限许可http://kshaisheng.com访问控制”、“输入验证”等,危害等级均为“中危”。

  诉讼不断 金山办公上市路上的“拦路虎”

  据金山办公此次递交的招股书,金山办公还曾存在两起争议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案件,分别为侵权诉讼与违约诉讼。

  2016年至2018年期间,福昕软件曾以金山办公发布的5种版本的WPS办公软件使用了福昕软件的PDF技术涉嫌侵权为由,陆续起诉金山办公5次。在此过程中,福昕软件要求金山办公停止使用诉讼所涉软件,赔偿经济损失400万元及相关费用。2018年4月,法院驳回福昕软件诉讼请求,随后福昕软件继续上诉。2019年7月,法院驳回福昕软件上诉请求、维持原判,金山办公胜诉。

  而关于违约诉讼,2016年7月,福昕软件以金山办公违背2011年双方签订的《软件合作开发技术协议》为由,对金山办公提起违约诉讼。福昕软件要求终止《软件合作开发技术协议》,金山办公停止使用http://kshaisheng.com宣传诉讼所涉软件,出具违约诉讼所涉产品的安装用户数量http://kshaisheng.com具体资料,以及1亿元的软件技术使用费。截至目前,法院暂未对本案进行一审判决。

  对此,金山办公在招股书中提到,预估法院会在2019年10月内对此违约诉讼进行一审判决;并表示,此违约诉讼与上文所述中的侵权诉讼基于同一事实,公司被认定违约的概率较低,但不排除败诉风险,一旦败诉可能对公司经营http://kshaisheng.com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若金山办公败诉,则需赔偿福昕软件高达1亿元及支付相关费用,终止《软件开发协议》,也就是说金山办公多款产品包含几个主要版本将终止使用。此外,金山办公若败诉,还需将涉诉软件111个版本的用户具体数量、具体信息提供给福昕软件,这无疑也加大了金山办公技术泄露等风险。

  数据猫腻 金山办公现招股书疑云

  不仅金山办公存在着多项风险,金山办公还出现了多处“数据矛盾”的情况。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5月8日,金山办公递交创业板招股书;此后于2019年5月28日递交科创板招股书。但相隔两年不到,两份招股书的数据却出现了“出入”。

  据金证研报道,金山办公在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金山办公办公软件产品使用授权、互联网广告推广服务及办公服务三个项目分别收入23682.77万元、24552.45万元、6228.98万元,合计54464.20万元;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的数据则分别为23503.29万元、24283.41万元、6214.48万元,合计54199.18万元。两份招股书数据分别有179.48万元、269.04万元、14.5万元的出入,合计出入265.02万元。

  金山办公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金山办公对杭州阿里妈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及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三家共计销售8625.21万元,占总营收比为15.90%;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显示,上述收入为8623.11万元,占总营收比为15.82%。两份招股书数据相差2.1万元。

  最新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金山办公对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キングソフト株式会社及金山云网络的合计销售额为3495.2万元;对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及Baidu(Hong Kong)Limited的合计销售额为2785.78万元。

  而在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中,金山办公未披露与キングソフト株式会社、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及Baidu(Hong Kong)Limited的交易情况。据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仅仅披露了对于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http://kshaisheng.com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销售额,分别为2229.01万元、2777.64万元。

  不仅营收数据存在微小的差距,金山办公采购方面的数据也难免让人产生困惑。

  据金山办公递交的两份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对关联方北京金山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11.82万元、917.7万元,相差5.88万元。

  金山办公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同年,金山办公2016年第五大供应商为风尚云起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及上饶市航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的第五大供应商则变为杭州阿里妈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及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2006年,金山办公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第一大供应商为金山软件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2642.18万元;而在最新递交的招股书中,并没有出现金山软件有限公司,而是由北京金山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取而代之,采购金额为917.70万元。

  无独有偶,在供应商数目及对象不明确的同时,金山办公的付账款的具体情况也出现了问题。

  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金山办公2016年预付账款前五名分别为Thinkfree N.V.、北京神州云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AppsFlyer, Ltd.、海德贇企业管理服务部及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Ltd.;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前五名则为Thinkfree N.V.、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云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AppsFlyer, Ltd.。

  其中只有Thinkfree N.V.、北京神州云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AppsFlyer, Ltd.能对的上号,海德贇企业管理服务部及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Ltd.消失,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及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则凭空出现。

  此外,据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金山办公第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中则为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北京金山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及日本金山(キングソフト株式会社)。

  纵观2017年及最新递交的两份招股书,金山办公均未对营收、采购、付款情况等数据变动进行有效说明。

  综合来看,无论是研发投入不确定、产品结构单一,还是身伴诉讼风险、数据存在偏差,金山办公的上市之路无疑迎来了最后的“大考”,而我们能从招股书看到的问题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标签